曾经仿佛是个文手
虽然总写一个cp事实上是个杂食??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好吧 前一阵在微博上看到有人举报了个太太 那个太太好像被勒令退学了 没想到这种事不是偶然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

【温暖组】施虐欲(中)

Credence x Newt

上篇可以戳我头像 老子就要搞事(拍桌
ooc 窒息慎

《施虐欲》(中)

“可以和我说说吗?”

Newt看着对方,那个默然者听到他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而是仅仅往角落倒退了一点。

如果Credence变得暴躁,甚至是突然攻击他,Newt都会觉得是正常的,然而这种相对于之前算是可以用平静来形容的的动作却让他感觉不对劲了。默然者应该是疯狂的,他们没办法控制自己,而对方却显得有些惧怕自己,如果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不合常理的。

Newt盯着对方,犹豫应不应该把自己的魔杖拿出来握在手中。如果他这时候做了这些动作的话那么之前一些努力都会白费的。被魔杖指着...

【温暖组】施虐欲(上)

Credence x Newt
唐突挖坑 ooc严重慎

接受?

go

《施虐欲》(上)

深冬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大理石被磨平加上极低的气温给人一种像是在冰面上行走的错觉。

在城市的角落处游荡着几乎实质化的黑雾,碰到就粘在一起,最后形成的比较大的一块黑色不明物渐渐凝出人的形状,默然者像是粘稠的液体一样依附在建筑物的隐蔽处,之前黏在他身体上的尘土和碎屑一点点掉落下来。Credence注视着这样的自己很久,一些说不清楚的情绪突然弥漫开,他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很多人觉得他性格懦弱又胆小,说话吞吞吐吐,因为偶然被信任会将自己全部都交给那个人。

其实一个人很难被完全猜透,杂货店的老板因为生...

存个档 和别人家孩子的互动

kara是别人家孩子 和阿松的kara没有关系
少女是自家孩子叫arak
存档 lof对于这种东西应该不能删
美好的初遇x

到达这里的契机是什么Kara也不记得了,只在最后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瓦解成碎块一样疼痛。

Kara观察了下周围,这里大概是个病房。干净整洁到过分,空气中却弥漫着和消毒水味融在一起的腥咸的像是铁锈一样的味道。床头的钟停了,指针被人拆了下来。过分安静到让人觉得恐惧,搭配上窗口狭窄的空间和惨白色长了霉斑的墙壁。

病床上躺着看起来和Kara年龄相近的少女,肩膀和头部露在外面,一只手伸出了被子。指尖惨白,脸上没有任何血色。不过并不能让人感觉毫无生气,倒是有点像做工精巧的瓷娃娃。少女深灰...

反正再吞我就甩链接了


[Undertale]一些sans右相关摸鱼/文风挑战(上)

前两天有人给我发了这个文风挑战就填一下 好长时间咸鱼都不会码字了算是复建 虽然说之前也没有写很多
啥玩意都有 大概是allsans/allerror 不兼容 可能还有点串场的
反正sans右的杂cp很多 一共十二三题一次码四题左右
都是摸鱼_(:з」∠)

下篇大概是cs/fs 我真的咸鱼了一个月 传奇真好玩啊
我想开车x


试着涂一张
error咋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画不出来感觉。

[Error!Sans相关]呼吸不能

反正是窒息
*error的丝线在这设定是可以接触到实物
*友情提醒此文不是什么好物
[接受?]

[go]

Error!Sans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虽然说他一直是处于高度错乱的存在。

那些蓝色的丝线突然就躁动起来,细细缠绕在他的周围随后把Error!Sans的脖子缠了好几圈,拎着他悬到了半空。基于骷髅的呼吸部位被骨头很好的保护着,Error!Sans只是因为他自己的关系被体重往下拉扯。他简直想把这些恼人的蓝色丝线一口气全部扯断,然而事实是手上很快也被缠绕上了些东西。

丝线猛然收紧,几乎是捆绑一样的把Error!Sans的双手抬过头顶。因为是同时收紧的关系,缠在脖子上的丝线把...

[UT]虐杀上瘾症状(chara x sans)

友情提醒此文不是什么好物
砂糖至上请远离 大概是个发泄产物

*设定怪物在死亡到消散之前有一段不短的时间 大概十分钟到半小时不等

*反正流出来的就是血啊不是番茄酱咬我啊咬我啊x

*Chara在这是♂

也不知道这玩意能在lof上存活多久

[接受?]

[go]

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这场战斗已经僵持太久了。

应该是被摔到地上的瞬间马上就跳起来,然后躲过那边的骨头?Chara这样想着。最开始是被攻击到措手不及,一次次的汗水和鲜血混杂涂在地面上,逐渐熟悉这种攻击方式之后想要试着反击却被躲过去。

一次一次被面前那个叫Sans的骷髅用骨头刺穿灵魂,或者是Chara把他杀死再回到他们开始战斗之前...

[UT]I wanna kill you [不明生物xSans](中)

就这样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前篇戳头像 这里的“我”不是frisk也不是chara
依旧是极限一小时 超了五分钟

07

重置了这个世界,我遇到的事情和之前几乎全部一样。再次见到了Flower,被花种危及到生命时被Toriel救下,她又一次收养了我。

本以为对于Toriel我会难以痛下杀手,可是和她相处的琐碎日常几乎和之前一模一样...在对所处于周身环境的无聊再到完全见不到Sans的烦躁之下,我的灵魂似乎也在一点点地扭曲着。还是重复的一遍一遍走下楼梯,每一次都被她带回来。似乎是想到不能出去就见不到Sans了,我的耐心被消磨到几乎消失。

在即将爆发的边缘她终于妥协了。想着这可能是自...

[UT]I wanna kill you [不明生物??xSans](上)

#论痴汉玩家的心路历程#

不明生物?xSans(buuuuu
就是个意淫产物x

并不是Frisk也不是Chara 以及别当真x
又开始放飞自我。

01

我早就知道自己是个游戏中的人物,不过具体是什么还没有确定过。日复一日在程序内沉睡着直到主人把我唤醒,找到了存档这样的存在才能勉强觉得或许我是玩家可以操控那个角色。

不过没想到会这样,并不是我一个人知道这样的存在,不过我不会后悔的。

毕竟我那么喜欢你,Sans。

02

最开始的相遇绝对谈不上美好。

离开废墟和Toriel的我本来就心情低落,走过一段昏暗的隧道之后好不容易见到光明却发现丛林中藏着一个摄像头。

完全没有摸清这个游戏是什...

© 树条棘 | Powered by LOFTER